2 min read

所剩无几的2021

前两天是2021年的最后一个周末,也是全国考研的日子,因被安排监考,成为了这一年中最忙碌的一个周末。周六是圣诞节,巧合也是自己的生日。但是,匆忙中,和普通的一天并无别样,除了特别累。生日的“停留”,也只能在今天进行。所以,上午来到办公室,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始工作。

停下来思考和写作,应该成为一种习惯。如今的社会,内卷严重,人们忙忙碌碌工作,又忙忙碌碌地焦虑。就拿今年考研来说,高达457万,比去年增长80万左右。许多学生跟风式地考研,这和就业压力,有很大的关系。但是,考上三年以后,还是会面临同样的就业焦虑。学生们的反思反馈弧,总比你想象的要长。其实,更应该思考的问题是,大学四年的时间该怎么花。不要被培养计划或其他什么的给框死。

不多说这些,回到自己的情况。忙碌的两天监考,就像随机的力量,将自己撞出原有的轨道。想回到轨道,对于研究者来说,并不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。想续接之前停留处,往往得从头重温,假如,还有几处关键处,那就要花更多的时间才能重拾起来。这中间若是再有新的干扰事情。那基本上会长时间停滞不前,甚至会倒退。做研究需要集中精力,做好的研究更是如此。

和学生一样的是,学校、教师之间的内卷,也比较严重。学校为了提升排名,制定各种考核指标,而且是非常“客观”的数据。老师们为了应对考核,晋升副教授、教授,也在这样的指标下内卷。没有多少老师,会思考这些指标究竟是否合理。当然,很多是思考了也没有用,因为标准是学校科研处制定。论文怎么评级、定类,都是科研处说了算,普通老师有异议也无济于事。

在一个组织内,只能按一个组织的规则来。只是希望自己不要跟风式地内卷,给自己下套,被规则给框死。毕竟,大的环境也有可能把自己带进沟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