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min read

春天的一篇日志

大学里的第三个春天,在青岛的第三个春天;大学里的倒数第二个春天,在青岛的倒数第二个春天。

时在惊蛰,偶尔微寒,偶尔微暖。青岛的树枝不曾吐绿,应该是在含苞。即使是含苞,也是那么的低调和含蓄,因为树枝上还是很冷清的,很连续,很顺滑,没有突起什么新生的东西,似乎还不是春天。

不是春天吗?没有草色遥看近却无,更不曾绿叶树上锦簇,也不见红花点缀其间,更不香满飘逸沁心脾。高山依然灰蒙,大地依然似冬。那几只盘桓的鸟儿唤不醒迎春的喜悦,细雨也无法细腻我们痉挛的心思,也许还有些阴霾,几分惆怅,几分命运多舛的感叹。光阴飞转,我们不再敏感年龄,时光已在某一时刻使我们有点麻木不仁。现实总在回避我们,现实总在敲打着我们的心扉,检测着我们的良心。不知有几次我们无法回避现实,我们痛心疾首。不知曾经的悔故从新如今是否还能警醒现在迷途的你?

我亲爱的朋友,不知没有红花绿叶的春天唤起了你不服的奋斗没有?

当春意阑珊,我没有柔情万种,我想我会感谢早春的寂寞奋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