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min read

下午本是上体育课去的,但是球场没开门。 刚去没带球,硬是到超市去买了一个。 回来的时候就不行了,实在是走不动了。 躺了一会,提着包。完了,去理发。很长,很长时间没理发。 总是害怕理发,因为他们的技术实在让人怀疑。 完了,那理发师(理发徒更确切)说,这一次理发真赚。 我无语。夫复何言?